唯消费提振措施将在6月底到期

据台媒报道,台当局“主计总处”上周公布最新经济预测,下调2016年经济增长率至1.06%,惊险保1,景气对策灯号回到黄蓝灯,似乎透露台湾景气浮现转机的讯息。台湾《经济日报》3日发表社论分析现象背后隐藏的三大经济增长警讯,社论直言,即使景气灯号亮出黄蓝灯,但在结构性问题可能已大幅拉低台湾潜在经济增长率,下半年经济表现可能难见到足够的回升动力。经济增长率能否保1,挑战还很大。

台当局“主计总处”上周公布最新经济预测,下调2016年经济增长率至1.06%,惊险保1,且在连续三季负增长后,今年第2季经济增长可望恢复增长0.48%、第3及4季更可加快到1.97%及2.37%,加上“国发会”发布的景气对策灯号终结连续10个月的蓝灯,回到黄蓝灯,似乎透露台湾景气浮现转机的讯息。

但真是如此吗?先不论自去年8月“主计总处”发布2016年gdp增长率预测以来,如今已是第三度下调预测,且从近年国际及台湾各大机构持续下修经济增长率预测的常态看来,今年经济增长率是否真能保1,尚在未定之天。若进一步解析最新的“国民所得报告”及景气指标,可发现三大未被注意的经济增长警讯。

警讯三,经济增长率保1的支撑力不再。在出口与民间投资皆下调情况下,“主计总处”仍预测今年经济增长率为1.06%,有相当程度是考量当局提出的“消费提振措施”及民众出境旅游增长率大增,使消费增长率预测从1.36%上修至1.46%。唯消费提振措施将在6月底到期,加以民众出境旅游增加的诱因不再(2月后日元强升,降低赴日旅游的价格竞争优势),使消费对下半年经济增长的支撑力道明显减弱。

再者,尽管当前失业率仍低,非农业就业人数持续增长,但带动消费的力量有限。主要是今年1~3月每人每月薪资较去年减少1.12%,且劳工生产力不振,今年第1季劳动生产力指数较去年同期衰退3.41%,造成薪资停滞,今年第1季单位劳动成本却仍较去年提高4.3%,进而导致台湾劳工抱怨低薪问题持续未解,厂商忧心高生产成本可能逼其出走等矛盾言论同时出现。若欲解决这些问题,实需透过更多的民间投资,提高劳工生产力。可惜的是,在岛内经济政策、“法规”与国际环境尚不稳定下,投资仍然缺乏,而借由改善教育环境以强化生产力,也非一蹴可几。

换言之,即使景气灯号亮出黄蓝灯、第2季后台湾经济就可望恢复正增长且逐渐加快。但在结构性问题可能已大幅拉低台湾潜在经济增长率、景气领先与同时指标持续下探、稍具支撑力量的消费难以期待下,今年下半年的经济表现可能难见到足够的回升动力。经济增长率能否保1,挑战还很大。

警讯一,“主计总处”异常地大幅下调今年第4季经济增长率预测。一般来说,预测单位以较高频的统计数据及最新讯息为凭,对较近期的预测掌握度较高;反之,较远期的预测受近期经济波动的牵引较小,使其多有“回归均数”(mean reverting)现象。所以,预测单位往往对较近期的经济增长率预测调整幅度较大,较远期的预测调整幅度较小。

但“主计总处”在4月份外销订单出现两位数衰退、出口连续15个月负增长后,仅下调今年第2季经济增长率0.54个百分点,却在去年第4季经济增长率下修及比较基期较低的情况下,大幅下调今年第4季经济增长率0.61个百分点,明显背离预测机构实务上的作法,暗示其认为台湾经济的结构性逆风程度比想像中更强。因此,即使今年下半年台湾经济可望恢复增长,但在潜在经济增长率明显减慢下,台湾经济将更接近2014年美国前财政部长桑默斯引述的“长期增长停滞”(secular stagnation)状态。

警讯二,“国发会”景气对策灯号虽亮出蓝灯,却未必能就此乐观,因为景气对策灯号的指标大多以年增率高低为区分灯号的标准,但年增率易受基期因素干扰,且当景气疲弱一段时间后,常会有“低档钝化”情况产生,是以1个月的灯号转换,参考意义并不大。相对的,“国发会”的领先与同时指标会去除季节性及长期趋势因素,降低指标的杂讯,参考价值较高。而最新公布的同时指标连续第18个月下跌,领先指标更连续下滑20个月,且跌幅加快,皆表示景气并未迎来转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