把祁门路歪解成传销行业的‘启蒙路’

在采访中,这位负责人一再强调,“变异”后的传销,将其重新定位为集体诈骗,可能是打传的关键突破点。

■延伸阅读

去年,庐阳区连续开展了10个波次的集中打击行动,包河区连续在滨湖新区开展32次的大规模清理打击行动,每次出动的执法人员都在300人以上,在对徽贵苑小区集中清理时,一次就出动了900多人参战。在打击传销组合拳中,全合肥共出动执法人员32965人次,取缔传销窝点6188个,教育驱散传销人员19727人。公安机关抓获传销头目863人,刑拘322人,其中2014年抓获52人、刑拘19人。工商机关行政处罚传销活动案件56件。

不过,这项措施在执行中也遇到了新问题。这名负责人说:“我们对一些拒不配合打传工作的租户停水停气,哪里知道,传销组织居然偷偷把水管、燃气管道接上了。”

本报首席记者向凯本报记者宛婧/文张洪金/图

去年,合肥市工商局、公安局、房地产管理局联合出台措施,规定为传销活动提供出租房屋及活动场所的,依法予以查封,由工商、公安、房管等部门依据各自职责予以处罚,责令出租人或房屋租赁中介机构解除房屋租赁关系,拒不配合的,相关部门对该出租屋停电、停水、停气一个月。

入户碰到“躲猫猫”

■深度分析

昨日,新安晚报记者从合肥市政府部门获悉,今年打传行动继续进行,两个多月时间抓获52个传销头目,刑拘了19个传销大头目。

旧措施

去年的组合拳还好用吗?

银行橱窗贴打传文件

停水停气遭偷接

旧措施

合肥市打传办相关负责人介绍,他们经常到天鹅湖、滨湖新区暗访。“你们记者暗访到的嘉峪关赠石、垃圾箱、雕塑隐喻,我也暗访过了。”相关负责人感叹,“没想到,最近他们居然把道路指示牌都纳入了课程之中,把祁门路歪解成传销行业的‘启蒙路’。”

在记者暗访中,被忽悠投资“自愿经营连锁业”的人,一般都是传销受害者,他们会把69800元血汗钱打到一个固定账户。“目前,我们打传办已经下达文件提醒广大群众,如果要汇69800元,就要警惕是否是传销组织,目前这个文件已经贴在很多银行的橱窗上,时刻提醒前来办理业务的老百姓警惕传销。”打传办相关负责人表示,他们将联合银行进一步加大力度打传,“例如银行里有很多led屏,我们在led屏上也试着播放滚动字幕,让市民看清传销的实质。”

经调查,如今的传销越来越朝虚拟化方向发展,与以前靠实物进行传销的做法天差地别。“虚拟化带来一个问题,从法律上讲,怀宁路、垃圾箱等等隐喻,是个虚构的说辞,这些说辞的主要目的是骗钱,这种做法其实是涉及集体诈骗啊!”这位负责人表示,如果改变思路,将目前的‘自愿经营连锁业’定位为一种集体诈骗,那么打击传销可能会有一个突破性进展。“你想,按照打击传销的制度规定,目前传销组织要骗到30人,非法吸取资金200多万元,这才够到立案标准,可那时打击已经晚了,很多人投进去的血汗钱基本血本无归。而且30人的传销团伙一旦成型,那他们自生能力就很强,打掉了头目,底下迅速有人起来顶替。”这位负责人表示,如果将目前“自愿经营连锁业”定位为一种集体诈骗,那么以五万为起点,就可以构成诈骗罪,就可以请公安人员将其立案逮捕。

24日,分管打传工作的合肥市副市长陈晓波表示,针对传销出现的新情况、新特点,市政府再次推出新办法、新举措。合肥市打传办相关负责人也向新安晚报记者表示,正在研究打击传销方案。

在打击传销上,合肥市从未停止行动。去年,合肥市曾出台了一系列打击传销的措施,这套“组合拳”如今执行得怎么样呢?昨日,新安晚报记者采访了合肥市打传办相关负责人。

政府部门不断推出新措施,传销组织也在迅速变化。合肥市打传办相关负责人说:“经过这几年的打击传销经历,我们一直在思考,如何对传销进行一招制敌。”

雕塑拟配上官方说明

停水停气的措施效果怎么样?昨日,合肥市打传办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,“这个措施的确是打击传销组织气焰的有力措施,我们要坚持实施下去。”

对于这项措施遇到的问题,合肥市打传办相关负责人说,有些房屋的户主在省外,政府人员给他们打电话,可户主们总不能按时到指定地点办理租房登记备案手续。“在去年,合肥有一个区一个月内给这些外地户主打电话的话费就花了几千元,这些户主不太配合工作人员,他们不能按指定时间来登记备案。”

从去年5月1日起,合肥市正式执行《合肥市房屋租赁管理办法》,其中就规定,房主在与租客签订租房合同后15日内,要去房屋所在地的乡镇人民政府或街道办事处办理登记备案手续,否则将被处以罚款。一旦租房都经过备案,就便于发现传销,从而进行打击清理行动。

合肥市打传办相关负责人表示,他们在打击传销过程中,除了遇到工商等部门人员进不了房门的问题外,还发现了传销团伙的一个问题——传销团伙之间学起了换房子,而且好多传销团伙居然拖家带口住在窝点,窝点俨然成为一个家庭。等执法人员进入一个疑似传销窝点之时,发现里面住的人全是“新面孔”。“新面孔”总是以“原来房客早就搬走了”为由,来借以逃避处罚。

新措施

租房备案不顺利

旧措施

市民广场设公安岗亭

新措施

打击传销能否一招制胜?

据悉,在打击传销过程中,滨湖新区涉传投诉同比下降45%,房屋出租价格由年前均价2000元/套还一房难求,到现在均价1200元/套仍难以出租,并且出现了每日都有传销人员搬离滨湖新区的现象。针对春节后天鹅湖等地传销组织回潮,今年2月21日,合肥市政府汪维明副秘书长召集有关部门、县区负责人,研讨部署下一步打传工作。

据介绍,最初传销组织在市政府附近“授课”,主要就是针对市政府大楼,随着合肥市打击力度加大,传销组织把市政府周边景物都纳入“教材”之中。“我们需要澄清。”相关负责人表示,他们正设想联系天鹅湖周边雕塑的所有制作者,弄清雕塑的制作意义,把这些意义制作成说明牌,安放在雕塑旁边,让传销人员的忽悠不攻自破。

新措施

去年,合肥市市民广场设置保安,阻止传销团伙到广场“上课”,一度成为经典措施,不料如今却被传销团伙曲解成传销“教案”。针对传销团伙“变异”,合肥市打传办等部门人员表示,在市民广场附近,他们将进一步加大打击力度,广场四角有望近期设置公安岗亭,届时公安民警将介入广场巡查,打击传销。